WAYNE IS A BASKETBALL PLAYER 韦恩是个篮球运动员新闻动态

2019-05-06
WAYNE IS A BASKETBALL PLAYER 韦恩是个篮球运动员...

WAYNE IS A BASKETBALL PLAYER
         韦恩是个篮球运动员

故事要从98年说起,那一年胡子老师上初三。先是为了那身NIKE乔丹公牛胶印队服花了50块钱报名费参加了“西安五环第一届3V3篮球赛”(后来因为要中考,家里人没让参加),之后又在中考前夕和同学相约去商场电器专柜的电视墙看总决赛(学校放了家长到现在可能都不知道的半天假期),可以说是第一次和篮球有如此亲密接触的一年了。当时我还在想“如果公牛夺冠,我就一定能考上心仪的高中”,结果公牛4:2拿下爵士,而我踉踉跄跄上了心仪的高中。

上了高中,我的身份是一名田径体育生。如果不是因为体育成绩还不错,我敢保证我一定没有一所985大学让我去读。

以田径体育生的身份上了大学,却靠着排球连续拿下了大学生涯的三个省级冠军,想想也挺带劲的。

后来,我完成了硕士学位的攻读并按照父母给我的人生规划做了一名大学老师。

再后来我有了我的WAYNE

-----说正事儿分割线-----

一个普通到后来记不清日子的下午,我推着张伟恩在校园里溜达,看到球馆的灯都开着,于是带着他进去看热闹(实际上是我想去)。大老远看到了王立彬先生正在带队训练,同时,先生也看到了我和婴儿车里的伟恩,大步向我们走来。此时张伟恩半梦半醒的东张西望。我与先生聊了几句,先生小心的从婴儿车里抱出了张伟恩,慈祥的看着他(那个画面就好像我手里捧着一只烧鸡的比例)。我对先生说:“您这算是给孩子开光了,将来估计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球员”,先生哈哈大笑。

 

因为胡子老师是学设计出身,加之又喜欢按快门,因此在伟恩刚出生的时候有了很多这样连拍带画的照片。那时候的张伟恩充电时间极长,儿待机时间却很短,所以胡子老师有充足的时间思考和创作。

有关画画的看较早的这篇文章---画着 画着 这人就长大了!这里只说和篮球有关的。

 

我幻想着张伟恩以一个球员的模样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一方面源于我们家庭对体育的热爱(爷爷是大学体育老师、爸爸是狂热体育粉),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通过竞技体育给孩子一个敢于直面困难积极向上性格和心态。

 

读书的时候什么样的男生最受欢迎?一定是学习好或者体育好的(这个我是有切身体会的),因此在我还不确定伟恩将来学习会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只有把我和爷爷最擅长的这些传授于他,希望他至少占上一头儿,以至于在青春期不让其它男生血洗。

 

一岁半的伟恩,已经开始接触篮球了,不大点儿的小爪子能牢牢的抓住篮球(四号橡胶球),话都说不清楚的小人儿很清楚这个圆形的东西可以在地板上弹来弹去。

 

这个时候,胡子老师和一帮哥们儿刚刚组建了一支名为“好兄弟(HXD)”的篮球队,并开始征战西安民间联赛,尽管第一个赛季战绩很不理想,但是我们对比赛的热情却是整个联赛所有队伍里最高涨的。而更为重要的是,孩子们在我们的肩膀上给“爸爸们”加油的过程中慢慢建立了团队意识和求胜心。

 

我们胜利的时候,伟恩会跟着我们一起傻笑;我们失败的时候,孩子也能从凝重的气氛里感到一丝丝拧巴。有些东西,与其简单的告诉孩子,不如让他们自己去体会,因为后者才是刻骨铭心的。

 

转眼伟恩上了幼儿园,也有了一个新的篮球(molten五号球)。也许是平时弹钢琴的缘故,他的手指、手腕力量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加上在同龄孩子里稍大的“小手”,拍起球来有模有样。

 

那一年WESTBROOK有一张经典的广告,胡子老师如法炮制了一张,有一点酷,有一点可爱。

 

我们那个年代,打篮球没有现在这么讲究(实际是条件不允许),打球的衣服(现在长的短的里里外外、印自己名字或是喜欢的球星名字)、打球的鞋(现在细分到场上每一个位置、每一种打法)、打球的背包(当年有个装球的网兜就很牛逼了),有球打就很不错了!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身篮球队服是从妈妈那里要的26块钱,托了一个高我两届的哥哥(屌丝)去买的奥兰多魔术,那年我初一,拿到球衣爱不释手。

 

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胸前的字母不是Orlando而是其它什么乱七八糟的拼写,从未有过的背叛和欺骗在我心头涌动,之所以说那货是个屌丝,是因为他给他自己买的胸口是Orlando,尽管是个FAKE,但是他连帮我买个FAKE的心都没有,所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用正眼瞧过他。

 

前些天和LKP聊到为什么一定要让男孩子参加体育活动,我们的结论是相比吃吃喝喝和唱歌打牌,体育活动是最健康的一种社交方式。

 

在参与的过程中,你可以找到很多和你有着共同追求的兄弟,一起朝着更高的目标努力,在收获成功的那一刻,这种喜悦是其它任何活动都无法达到的。

 

 

无兄弟,不篮球!

 

2016年,HXD获得了队史第一座冠军奖杯,张伟恩挂着胡子老师的奖牌抱着奖杯留下了这组照片。他看到了“爸爸们”的努力和付出,他也看到了“爸爸们”在比赛场上逆境中的反抗。

 

男孩子就应该多经历这样的磨练,那样在人生道路上才能不畏艰险。

 

如今,我儿已是五岁少年,即将迎来人生的首个赛季(西安市幼儿园联赛)。不得不说能够以五岁的年龄混迹六岁的圈子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做到更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一定会找到一个自己最喜欢、也最适合的事情去做,但是我相信他不会放弃篮球,因为在我看来,篮球现在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了。

 

正如他的“爸爸们”对篮球的那一份热爱!

拍照片 讲故事

找胡子老师

 
 

1
联系我们